当前位置:主页 > 查房价 >

查房价

昨天雪花大面积“开花” 虽然下得文气但也还算冷艳

发布日期:2021-11-11 05:01   来源:未知   阅读:

  从小雨到小雨夹雪再到小雪,细小晶莹的漫天雪花,从城北飘到城中,早晨和下午各有过猛烈,不知道冷艳了多少人。

  即便这场雪,以雪的方式飘落,以雨的方式融化,白不了头,却湿了发。依旧是完美的一天,围脖上早就一片“风骚”杭州,下雪了……

  相对前一天的欲留还走,昨天杭州的雪,下得那叫一个痛快。最早从城北,很快就蔓延到了各个城区。

  我迷迷糊糊醒来,抓过手机,屏幕上的天气,很稀罕地变成了“雨夹雪”。各种形状、大小不一的雪花,在屏幕上飘落,在下方堆积。

  紧接着看到朋友的围脖:“本来还想再拖两天,看看下雪了,感觉棒儿美,还是去紫金港报到吧。”

  他拍下了雪花飘飞的学校,我趴在窗口,看雪花模糊了树叶的颜色,很有种“千树万树梨花开”的调调。

  继9日夜里起全省再次转为阴雨天气,昨天除了杭州在内的浙北大部分地区,嘉兴、湖州等地,早晨也下起了小雨夹雪或小雪。

  昨天早上8-9点,以及下午3-4点,杭州的雪下得尤为猛烈。打在衣服上,沙沙沙作响对于南方人而言,关于雪的任何景色任何声音,都有一种稀罕的美妙。

  对于这场雪,普通青年说:“哇,终于下雪了!”文艺青年说:“雪花从空中飘落,不撑伞走,是不是可以走到白头?” 2B青年说:“谁,谁在楼上梳头,梳得头屑更出众。”

  我也伸手接了点雪,发在围脖上看白色的细小的雪子,从天空倾泻,很像家里电脑桌面上的阿狸,站在雪地里,眼汪汪仰望天空。或许,雪天,有那么种走到白头的调调吧。这会,早晨8:30,我在秋涛北路。and you?(你呢?)

  昨天,我在外面待了一会,就手脚冰冷地逃回家,一查气温,反倒比之前有所上升,早晨最低气温北部地区普遍在0-2℃,南部地区大部分在1-3℃。白天最高气温虽然乏天无力,杭州也还有3.3℃。

  虽然,这个气温,比雪花最喜欢的0℃以下,要高出不少,可挡不住其他条件优越。

  先是9日开始变天,阴雨天的时候,湿度几乎高达100%,水汽一出手,充裕得像个暴发户,再加上昨天弱冷空气准时来报到,又不断补充,回暖整体被遏制住虽然气温高了那么点,可就像人无完人,这么一点不利因素,不影响雪花欢快的心情,哗啦啦就扑向了杭州。

  截至昨天早晨8点,湖州莫干山区和宁波的四明山区,出现了1~3cm的积雪。

  虽然气温不影响下雪,但杭州的雪花,落地就化,你刚伸手接住它,它就被你掌心的温度消融,快得像一些进口奶酪般入口即酥,也正是因为气温偏高,到傍晚就慢慢消停了,无法形成积雪。

  地头蛇西南暖湿气流,继续蹦跶。它一得瑟,14日前虽然气温会爬点上来,可是阴雨天又将阴魂不散。

  今天大家起床,会发现雪花来去像个精灵,什么都没有留下,杭州的天空阴沉沉的,夜里开始阴转小雨。

  那么,还能不能下雪呢?可能性很小,也就是说,16日之前,基本上做好过那种晒被子做梦去吧、出门带伞、多穿衣服、一不小心冻出鼻涕的日子整一个苦字了得。

  具体而言,杭州12-14日:阴有雨;15日:阴有时有雨;16日:阴到多云;17日:多云;18日:多云转阴。

  1月1-28日,全省平均降水量117.5mm,比常年同期偏多80.7%,比上年(2011年)同期偏多75.0mm;全省平均气温5.0℃,比常年同期偏低0.6℃。

  2月8日,杭州最低气温-2.8℃,仅次于1月25日的最低气温-3.3℃。

  在历史上,杭州2月上旬最低气温差异很大,最冷一年是1969年2月6日的-9.6℃,去年前年偏高, 2010年2月9日最低气温11.5℃,2011年2月8日最低气温也9.9℃。

  降水一多,空气中水分就充裕,加上气温低,我们一接触到这种湿嗒嗒的空气,皮肤会自动去加热潮湿的水蒸气,相当于增加了人体的散热量,感觉上就会比实际温度,还要冷上那么一点。

  虽然世界气象组织否定了“小冰河期”的说法,但欧亚地区的严寒,是个不争的事实。

  中央气象台首席预报员孙军和国家气候中心副总工程师张培群在接受新华网与中国气象网联合访谈时,说到形成今年低温的原因。

  一是西伯利亚高压偏强,作为北半球特别是欧亚地区控制冷空气的主要系统,西伯利亚高压的势力一强,冬天就比较冷;二是今年北极涛动正在由正向负转换,也就是说原本收缩在北极地区的冷空气向外扩散,冷空气纷纷向南涌来。

  好在身为一个南方人,与漫长阴冷天的持久战,也不是打了一年两年,你冷你的,我们过我们的。

  所以,无论天气怎么变化,只要我们穿暖和吃热乎了,就可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