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查房价 >

查房价

中美物流的海上运费暴涨600%涨幅前所未有还一舱难求…怎么回事?

发布日期:2022-01-09 16:30   来源:未知   阅读:

  疫情以来,国际物流一直倍受影响。近期,空运再次出现波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是我国境内最大的国际航空货运口岸,货运量占到全国50%以上。机场运力和运价目前情况如何?

  靠近上海浦东国际机场的一个物流仓储区域,仓库面积达15000平方米,目前已经全部堆满货物、等待出口,并且堆到了仓库的外缘。据工作人员介绍,这种爆仓的状态从八月中旬一直持续到现在。

  新冠疫情再扩大导致的物流网混乱日趋长期化。在美国,海运的要冲充满等待入港的集装箱船,而在中国每当港口和机场发现感染者,物流就会停滞。由于需求增长和劳动力短缺,中国发往美国的集装箱运费涨至新冠疫情危机前的6倍以上。运费上涨和货物运输停滞导致的机会损失有可能成为企业盈利和世界经济的绊脚石。

  在承担美国海上运输约4成的西部加利福尼亚州的洛杉矶港和长滩(Long Beach)港,截至9月15日,有60艘集装箱船无法入港,停泊在海上。等待天数平均为8.5天,卸货后由于卡车和铁路的运输能力紧张,服装、家具和杂货等货物被留置近2周时间。

  中国也出现混乱。以航空为例,8月上旬由于上海浦东机场发现员工感染,从该机场起降的货运航班被迫停运,目前货物仍在增加。即使是运输家具、杂货和食品等的集装箱船,也受到港口员工被发现感染导致5月中国最大的盐田港关闭、8月宁波港部分关闭的影响。

  中美两大物流要冲出现混乱,背景是新冠疫情影响以及其后的经济活动迅速恢复。美国洛杉矶和长滩两港的1~8月进口货物量比上年同期增长约3成。

  洛杉矶港的执行董事吉恩·塞罗卡(Gene Seroka)表示,“已将处理能力提高至极限,但货物已经充满约18万平方米的仓库”。美国调查公司Descartes Datamyne统计显示,8月亚洲发往美国的海运集装箱运输量约为182万个(按20英尺集装箱计算),比创出历史新高的上年同月增加9%。

  另一方面,集装箱船的供给量短缺,中国上海发往洛杉矶的20英尺集装箱运费7月达到平均9240美元,涨至上年同月的4倍。与新冠疫情前相比,达到6倍以上的水平。发往纽约的运费也上涨至危机前的近5倍的水平。

  这种物流环境还在波及企业的行动。其一是供应链混乱导致的生产和销售的停止。在日本企业中,马自达因零部件供给迟缓而停止工厂运行。麒麟控股旗下的Mercian日前宣布,9月上旬起分阶段暂停葡萄酒的部分商品的销售。由于集装箱船的运输空间不足,采取海上运输的来自北美的原料用葡萄酒的进口陷入停滞。

  早在6月就出现集装箱“一箱难求”的现象。据新京报贝壳财经此前报道,6 月初,有上市公司员工称, 国内外一些国际航运龙头的订单已经排到今年年底和明年年初,很多客户提前下订单。

  上海航运交易所显示,截至9月10日,中国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为3157.60,较上期增长1.9%。拉长线看,中国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从2020年6月前后开始上涨,2020年9月-11月出现小幅回调,去年年底至今,迎来急速上涨的走势。

  近日,全球第三大、北美航线主要航运商达飞海运、马士基、赫伯罗特等多家国际航运公司宣布,“运价停止涨价”、“不再上涨运价”。同时,达飞海运表示:尽管该集团预计未来几个月价格将攀升,但在五个月内,货运客户的现货市场运费将维持在当前水平。

  中远海控半年报显示,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1392.64亿元,同比增长88.06%。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70.98亿元,同比增长3162.31%。

  其中,上半年集装箱航运业务板块收入达到1364.38亿元,同比增长90.59%,码头业务板块收入达到37.17亿元,同比增长15.28%。

  面对市场运输需求激增、集装箱物流供应链不畅等多重因素叠加影响,中远海控表示,通过加强空箱调运、提升集装箱周转效率、向市场投放新箱等举措来缓解客户用箱问题 。新京报记者整理中远海控公告发现,近两个月的时间,中远海控更是连续两次扩充运力。

  转嫁物流费上涨的趋势不断涌现。日用品大型企业美国宝洁(P&G)9月将洗涤剂和清扫用品的批发价格提高了约10%。该企业高管表示加上海上运费,“美国国内的卡车运输成本上涨了25%”。

  熟悉海运行情的日本拓殖大学教授松田琢磨分析指出:“变异病毒疫情扩大等新冠疫情已成为物流的瓶颈,至少在春节之前,目前的运费水平或许不会明显下降”。很多观点认为航空及海上运费上涨、对年底商战造成直接打击的物流混乱将持续至2022年,这种情况长期化有可能进一步成为世界经济复苏的沉重负担。

  通常,电子产品、医药用品、危险化学品的运输都需要通过航空运输。近期空运运力紧缺、运价飞涨也给下游企业带来了困难。江苏昆山是我国电子企业集聚地,大量企业受到影响。

  日月光是全球最大的芯片封测企业,在昆山工厂,负责人告诉记者,工厂所需原材料及设备有70%依靠进口,8月疫情以来,浦东机场空运受阻,目前很多货物需要转运,运费成本是原来的四倍,运输时间也延长一倍以上。

  某芯片封测企业昆山工厂负责人 钟鸿儒:目前基本空运都飞到华南,包含香港、深圳、广州,再转用陆运送货到公司。我觉得压力非常大,一是运价上涨,二是原物料上涨,更大的成本在于交期延后。

  在另一家大型笔记本电脑代工企业,记者了解到,企业上游原材料涉及电池等危险品,但由于危险品空运需要占用更多空间,所以目前航空公司暂停了危险品运输业务,导致企业产能受到较大影响。出货量方面,由于订不到舱位,8月份仅出货原计划的三成。

  记者从昆山海关了解到,近期当地数十家企业被迫改走陆运,海关配合地方政府开发了线上平台,帮助企业的货物进行“拼单”,统筹各企业和物流车辆,提升运输效率。8月份,陆运货量环比增加了两倍。